【預購】老舍作品精選1:駱駝祥子【經典新版】◎老舍

【預購】老舍作品精選1:駱駝祥子【經典新版】◎老舍

平常價 $18.00
/
結帳時計算稅金和運費

僅存數量 0 !
  ※《駱駝祥子》是老舍文學事業的巔峰,更是中國現代小說寫實主義的里程碑之作
 
  ※華人文學之中「都市平民的代言人」
 
  ※有了老舍,現代華文小說才算已走向鮮活與成熟
 
  ※那輛車是他的一切掙扎與困苦的總結果與報酬,像身經百戰的武士的一顆徽章。在他賃人家的車的時候,他從早到晚,由東到西,由南到北,像被人家抽著轉的陀螺;他沒有自己。可是在這種旋轉之中,他的眼並沒有花,心並沒有亂,他老想著遠遠的一輛車,可以使他自由,獨立……
 
  ※朱光潛:「據我接觸到的世界文學情報,全世界得到公認的中國新文學家也只有沈從文與老舍。」
 
  ※老舍之子舒乙:「生活中的父親完全是矛盾的。他一天到晚大部分時間不說話,在悶著頭構思寫作。很嚴肅、很封閉。但是只要有人來,一聽見朋友的聲音。他馬上很活躍了,平易近人,熱情周到,很談得來。仔細想來,父親也矛盾。因為他對生活、對寫作極認真勤奮;另一方面,他又特別有情趣,愛生活。」
 
  ※文學評論家夏志清認為,《駱駝祥子》是抗日戰爭前最佳的現代中國長篇小說,也是感人甚深的寫實主義小說。老舍也曾表示這是「最使我自己滿意的作品」。文學評論家王德威認為《駱駝祥子》是老舍文學事業的巔峰,更是中國現代小說寫實主義的里程碑之作。《駱駝祥子》曾被譯為英、日、俄、意、法、韓等十多種文字。
 
  ※隨書附贈<老舍筆墨藏書票>供讀者收藏。
 
  《駱駝祥子》1936至1937年在雜誌上連載,1939年首次出版單行本。故事講述1920年代北京一個年輕人力車夫祥子,一心希望擁有自己的洋車,掙扎著在現實而勢利的社會中求生存,卻因環境和命運的播弄,一次又一次跌倒,其間情節,令人鼻酸……
 
  雨下給富人,也下給窮人;
  下給義人,也下給不義的人。
  其實,雨並不公道,因為下落在一個沒有公道的世界上。
 
  自農村來到城市的青年祥子,日復一日認真努力地拉車,終於在三年後存足了錢,買下一輛車。自己的車,自己的生活,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高等車伕,持續賣力下去,應該有著光明的未來。然而,不到半年,他花了幾年血汗掙出來的那輛車,就被逃兵搶去了!
 
  逃散的大兵們遺留下了三匹駱駝,祥子賣了駱駝,又回到了車廠,幻想著再買輛洋車。大家傳說祥子賣了三十匹駱駝,發了大財,給他取了個綽號叫「駱駝祥子」。
 
  再次重頭奮鬥的祥子,積蓄不幸又被敲詐騙走,而車行老闆的女兒虎妞獨鍾祥子,使計讓祥子娶了她,祥子終於又一次拉上自己的車,以婚姻為代價。然而人生的坷坎,並沒有那麼輕易結束……

作者簡介
 
老舍
 
  老舍,(1899-1966),原名舒慶春,字舍予,滿族正紅旗人。為現代華文作家群中,具有非常獨特與鮮明風格的大師級作家。幼年父喪於八國聯軍之下,母親一手拉拔長大,對世態炎涼的現實社會,有深刻而切膚的體會。憑著特異天賦和不懈的努力,青年時期即抓住機會赴英國留學並任教,同時開始文學創作。返國後,他一往無前地投身文學創作,終身不渝。然文革期間因不堪忍受屈辱,含冤自沉於北京太平湖。老舍的文學語言鮮活獨特,筆下人物形象生動。代表作有《駱駝祥子》、《四代同堂》、《月牙兒》、《老張的哲學》、《貓城記》、《茶館》……等。

總序
 
文學星座中,最特立獨行的那一顆星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秦懷冰
 
  上世紀三十年代,由於適值新舊文化、中西思想處於強烈對接和震盪的不安時期,又是白話文學和現代藝術的創作剛好進入多元互激的豐收時期,所以,當時的文壇湧現了一波又一波令人目眩神迷的重要作家和作品。那個時代的文學星空,簡直可謂燦爛輝煌,極一時之盛。
 
  有人認為魯迅、周作人兄弟是那個文學星空中的啟明星與黃昏星,撐起了一整個時代的文采與氣象;也有人認為胡適、徐志摩、梁實秋等「新月派」作者群係屬當時讀者公認的文壇主幹;更有人認為後起的巴金、茅盾、曹禺等左派前衛作家才是那個時代的主流與健將。
 
  然而,無論是日後撰寫現代華人文學史的書齋學者們,或是稍為熟悉三十年代文藝實況的當今讀者們,恐怕沒有人會否認:那個總是刻意避開浮名虛譽,習慣於孑然一身、特立獨行的作家老舍,乃是當時的文學星空中持久熠熠發光的一顆恆星。他的作品所煥發的光輝和熱力,在洶湧起伏的潮流激盪中,撐起了一片人文的、鄉土的、人道的文學園圃。有了老舍的作品,現代華文小說才算是已走向鮮活與成熟。
 
  眾所周知,本名舒慶春的老舍,是世居北京的正紅旗滿洲人,自幼喪父,家境貧寒。正因曾經家世不凡,出生時卻已淪為社會底層,所以他對世態炎涼、人情冷暖的現實社會,早有深刻而切膚的體會。憑著自己特異的天賦和不懈的努力,他青年時代即抓住機會赴英國留學並任教,同時開始文學創作。在英國,他時常尋訪當時的人文重鎮牛津、劍橋,親身接觸了西方現代文藝思潮與技法的奧妙,並與當時炙手可熱的「百花園作家圈」有過互動,故而日後他的創作中極自然地融入了諸多前衛的西方文學因素。返國後,他一往無前地投身文學創作,終身不渝。
 
  老舍的作品,風格相當鮮明而獨特,這是因為:首先,他的語言非常鮮活,正宗北京話中又帶有胡同廝混的鄉土腔,令人一讀之下即難以忘懷。其次,他筆下的人物形象生動,往往只消寥寥幾個場景或動作,即令人如見其人,如聞其聲。尤其,他所抒寫的主角都是社會底層飽經生活折磨的辛苦人,每日須遭風刀霜劍摧折,甚至受傷害、受侮辱,但往往只為了一絲微弱的希望、或一個掛心的人,就不惜忍氣吞聲地活下去。他對人性的深刻挖掘,即是從對都市平民、弱勢群體的理解與同情出發的。
 
  老舍的長篇名著〈駱駝祥子〉,抒寫從農村來到都市的破產青年祥子,一次又一次掙扎著在現實而勢利的社會中求生存、求上進的艱辛過程,卻因環境和命運的播弄,一次又一次跌倒,其間情節,令人鼻酸。這種人道主義的關懷和刻畫,正是老舍作品最動人的特色。他的短篇名作〈月牙兒〉,描述一位天真可愛的小姑娘,從七歲起就生活顛沛困頓,與母親相依為命,然因母親患病,她不得不面對人世間種種的冷眼和苛待,最終陷入不堪的命運;這篇小說,近年被拍成電視劇,播出後萬千觀眾為之淚奔。
 
  至於老舍的長篇小說〈四代同堂〉,刻畫一個大家族內種種相煦以濕、相濡以沫的人際呵護,以及樁樁利益傾軋、誤會齟齬的恩怨情仇,猶如一幅有倫有脊、大開大闔的都市生活風情畫,委實是大師手筆。而他的話劇名著〈茶館〉,透過一個歷經清末戊戌變法流血、民初北洋軍閥割據、國民政府施政失敗這三大時代鉅變的古舊茶館,反映了半個世紀中國動亂與傾覆的情狀;藉由茶館裡人來人往、匯聚了三教九流各路人馬的場景,以高度的藝術概括力,生動地展示了中國近代史和現代史滄桑變幻的社會縮影。老舍早年在英國曾悉心觀摩和鑽研西方現代話劇的展演,他的〈茶館〉更融合了他對華人社會與歷史的反思,精采迭出,無怪乎成為歷久不衰的名劇,直到現在,老舍的〈茶館〉每次演出,仍然轟動遐邇,觀眾人山人海。
 
  老舍在瘋狂的文革時代,為了保持一己基本的人性尊嚴,不惜自沉於北京太平湖,以示無言的抗議。時至今日,他已被公認是大師級的作家,同時被定位為華人文學中「都市平民的代言人」,因為老舍從來不願、也不屑去抒寫北京城裡的豪門富戶、達官貴人,他只關心活生生的、辛苦掙扎的底層平民。正是這種終身不渝的人道主義情懷,和由此情懷所陶冶、所匯聚出來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感性,使我們認為,即使在出版文學作品在書市簡直可謂相當困難的當前時刻,仍一定要出齊老舍的代表作,以向文學星座中這顆特立獨行的閃亮星宿致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