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預購】自己的房間【作家經典圖像+譯註版】A Room of One’s Own◎維吉尼亞·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(譯者:宋偉航)
【預購】自己的房間【作家經典圖像+譯註版】A Room of One’s Own◎維吉尼亞·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(譯者:宋偉航)

【預購】自己的房間【作家經典圖像+譯註版】A Room of One’s Own◎維吉尼亞·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(譯者:宋偉航)

Regular price $22.00
/
Shipping calculated at checkout.

Only 0 items in stock!
  女性若是想要寫作,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。——維吉尼亞.吳爾芙

  20世紀最重要的女性主義文藝宣言
  啟發無數人走上創作之路


  《衛報》、《時代雜誌》百大非文學作品+《世界報》20世紀百大書籍

  特別收錄:
  攝影師Gisele Freund拍攝的作家經典身影X
  【編輯室整理】吳爾芙生平小傳與創作故事
 
  最完整的經典:
  7萬字正文+5萬字譯註
  細數吳爾芙引用的文史典故,慧黠重現文學才女靈巧機敏的文筆

  最貼近吳爾芙文風的中譯:
  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李根芳  專文引介  

  她的質疑為全世界女人打開了改寫歷史的空間,
  並激發了女性主義文學批評的熱潮。

  《自己的房間》是由吳爾芙的系列演講稿匯集而成,被視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女性主義文學、及女性主義文學批評的經典。

  1928年10月,吳爾芙受邀到劍橋大學紐南學院和格頓學院兩個女子學院,就「女性與小說」的主題發表演說。她虛構了一位當代女子的日常遭遇,包括赴大學學院卻被斥喝遠離草坪行走,側身男性學者餐會間的被剝奪感,在大英圖書館瀏覽書架發現盡是男性作品,在倫敦公寓俯瞰街景懷想獨立女性身影等。在男性主導的文學與學術傳統中,女性沒有自己的房間,沒有教育、經濟與社會資源,要想創作甚至在文學史上留名,實是難上加難。

  吳爾芙想像,十八世紀的莎士比亞如果有位才華洋溢的詩人妹妹,她只能無名而終;而十九世紀以寫作聞名的勃朗特姊妹和喬治.艾略特,則必須以男性筆名發表,喬治.艾略特更因為與情人的關係不見容於社會,必須隱居鄉間。

  「女性若是想要寫作,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。」吳爾芙呼籲,女性擁有一個實體的空間,繼而成為心靈的空間、思考的空間、創作的空間。在英國維多利亞時期以降的保守氣氛中,甚至對二十世紀以來女性主義的開展,都是鏗鏘有力的發聲!

作家推薦

  吳俞萱(詩人)、徐堰鈴(劇場工作者)、黃麗群(作家)、楊佳嫻(作家)、魏瑛娟(「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」創辦人)、瞿欣怡(作家)聯合推薦

  在她那裡,事態無法完結。因為心緒無法。一切都在向著裡外鑿出更深刻更幽遠的裡外。她是那樣冀盼真實,等待真實,艱苦地滴出幾個字,騷動兩邊:以眼前的生活對應思想的推衍,以銳利的思想拓開生活的漫漶。她說:「窗簾一定要關緊。」不去追問自己做成了什麼,就在放下筆尖的那一刻,讓心靈退居黑暗,不再分別裡外,因為生活覆蓋思想,思想也將浸透生活。(吳俞萱,詩人)

  暉麗萬有,體氣充沛,縱橫開闔,撕開它「二十世紀女性主義經典」的包裝紙,《自己的房間》完美地表現出細緻詩意與宏大知識的結合,抒情語言與哲學思路的優美鑲嵌,帶來九拐十八彎的閱讀樂趣。這樣的題名,乍聽起來,即使在今日,仍然將要被賤視為「女人就是格局不大」(當然,如果是男子寫的,「格局不大」四字就將一反被讚美為「細膩幽微」「腳踏實地」),吳爾芙偏偏證明了強健的心靈能如何地納須彌於芥子,而許多人,口中說著大時代大地理的種種大話,每一句仍是「我我我」的自戀與自我彰顯。因此不為尺寸所惑的人有福了,這樣的人,能分得出小小的鑽石與保麗龍所造的空氣樓閣之差異,這樣的人,不怕吳爾芙。(黃麗群,作家)

  在學校裡開女性文學課程,吳爾芙《自己的房間》是重要起點。一百年前,一個女性寫作者必須在既定的社會性別分工裡努力騰挪出縫隙,一點一點把她的文學創建起來。吳爾芙從無數先行例子裡看到,女人要發展自己的文學生涯,必須擁有不受打擾的空間以及金錢作為後盾。
  《自己的房間》為寫作的女人發聲,早六年發表的魯迅〈娜拉走後怎樣〉則是為更普遍的女人們發聲:即使逃離父權家庭,尚未改變的社會卻是更大的牢籠,如何打破?第一個要爭取的,是經濟獨立。然後,接著,娜拉會很高興能擁有自己的房間。
  也就是這無數努力掙扎出來的閱讀、書寫與行動,給予我們持續開鑿的力量。(楊佳嫻,作家)

  在《自己的房間》裡,機敏、聰慧、毫不矯飾的吳爾芙,彷彿小快步牽起讀者的手,在幾百年間的時光隧道穿梭奔跑,隧道裡密布著女性創作者的神祕洞穴。吳爾芙一一點亮黑暗洞穴,在幽微處,女人的寫作緩緩發芽、蔓生,最終形成一幅密密麻麻的網絡,從此密不可分。
  每一個創作的女人,都來自那個洞穴。吳爾芙說,不可切斷,但也不可被牽絆。作家的心靈,一定要自由。不要為了性別而寫,要超越,要自由。要忠於自己。
  除了女人與寫作外,我還多想說幾句。無論何時重讀《自己的房間》,都不會過時。特別是看吳爾芙批判男性權威,套句現在流行的話來說:才華洋溢的作家,連寫酸文都好看得讓人想按一萬個讚,文末還要粗體強調「認同請分享」。(瞿欣怡,作家)

  一九八七年首遇《自己的房間》,深受啟蒙。寫了個劇本段子:一個小說家的苦悶妻子歇斯底里地在牆上書寫,企圖發明自己的文字。
  一九九五年創辦「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」,很堅持要多用個「們」字。
  一九九七年以《自己的房間》之名,編導了個作品。
  二O一七年重讀此書,三十年時光倏忽而去,覺得自己仍需要「自己的房間」。(魏瑛娟,「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創辦人」)

好評推薦

  對於不熟悉吳爾芙的讀者來說,從《自己的房間》開始閱讀她的作品是一個完美起點。首先,它的篇幅很短,只有一百多頁,探討了女性、藝術、文學和經濟獨立相互交織的關係。 第二,吳爾芙不管是做為一個人或是作家,都將鼓舞你,讓你想要進一步深入了解她深刻而美麗(嗯,充滿苦痛)的內心世界。《自己的房間》富有先見之明,歷久不衰,讓人難以相信它是在將近百年之前寫下的。——潔西卡.魯比(Jessica Ruby),TED-Ed Team

  閱讀這本書時,彷彿可以聽見吳爾芙的聲音,而能更靠近她獨特的會話式寫作風格!――昆汀.貝爾,《布倫斯伯里文化圈的回憶》作者

  二十世紀出自女性作家之手、最有影響力的非文學作品,就屬《自己的房間》。

  《自己的房間》中最過人處,在於虛構出莎士比亞的妹妹,描寫她與兄長同樣才華洋溢,卻囿於時代下的性別歧見而充滿痛苦的人生,正如吳爾芙其他關於女性主義的書寫,悲劇性地陳述女性的生活現狀,與在逃脫現實的想像裏,如何可能獲致不同的命運。――何米昂.李,英國曼布克獎評委主席

  吳爾芙為女性發聲,充滿想像也富含邏輯,帶有機敏也兼及知識,展現了真正的小說家具有的想像力,而且她的發言至為精闢。……這本書是宛如結晶體的頭腦所蒸餾出來的成果,下筆歡快、新穎、且強而有力,要傳遞想法給讀者。許多最精采的論點,往往現身順帶一提之間,像是那些閃爍的洞見,點到為止的簡潔批判。這樣鮮明的筆調,總是讓人發現作家所知的事物,遠遠超過了預計要談的單一主題。――Louis Kronenberger,《紐約時報書評》

作者簡介

維吉尼亞.吳爾芙(Virginia Woolf 1882~1941)

  二十世紀重要的英國小說家、散文家,也是文學史上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;她與倫敦文友創辦「布倫斯伯里文化圈」並在其中扮演要角,對二十世紀初期的英國文化影響極深。

  吳爾芙出版多部長篇傑作,包括《達洛維夫人》,乃至充滿詩意與高度實驗色彩的《浪潮》。她同時也著墨於文學批評、短篇故事、傳記與報導寫作,包括充滿戲謔顛覆意味的《歐蘭朵》,《自己的房間》、《三枚金幣》則是激昂的女性主義論文。

  吳爾芙天性敏感,少女時因母親與姐姐離世遭受精神創痛,之後長年受憂鬱症所苦,並於六十歲時投水自盡。

肖像照片攝影

吉賽兒·弗羅因德(Gisèle Freund,1908-2000)


  法國攝影師,被認為是20世紀最頂尖的攝影師之一,是法國龐畢度中心第一位舉行作品回顧展的攝影師。

  吉賽兒·弗羅因德出生於德國柏林的一個富裕猶太家庭,大學時研究社會學和藝術史,1933年因逃避納粹移居巴黎,法國被納粹佔領後她離開歐陸,直到1953年才回巴黎定居。

  她拍出優秀的紀實攝影作品,更因結交同時代傑出的作家、藝術家、哲學家,為他們拍攝生動的肖像聞名,其中包括1920、1930年代在巴黎與倫敦出沒的班傑明、喬哀思、吳爾芙、貝克特、伯納蕭,乃至她留亡阿根廷時結識的波赫士、聶魯達,以及旅行墨西哥時的芙烈達卡蘿與迪亞哥雷維拉。

  評論家認為吉賽兒·弗羅因德擅長拍出人物的個性態度,特別是以手部、身體姿勢與衣著來凸顯。吉賽兒·弗羅因德則說,她為作家與藝術家拍照前會先研讀他們的作品,並且花很多時間與他們討論;這也是她能夠與他們連結、讓他們卸下心防的祕訣。

譯者簡介

宋偉航


  資深譯者,譯作舉隅:《放客企業》、《智慧資本》、《企業蛻變》、《共謀》、《阿波羅的天使》、《大銀幕後》、《我在DK的出版歲月》、《實作理論綱要(全新修訂版)》、《聖徒叔叔》、《午夜知音》、《溫柔酒吧》、《迷》、《禿鷹律師》、《閱讀日誌》、《酷男的異想世界》、《留聲中國》、《補綴的星球》、《我的動物天堂》、《靈魂考》、《有關品味》、《全腦革命》、《綠色企業》等。